我们需要一个活的大数据

我行微信企业号上刊登了题为《黄毅副行长:用金融科技为中国银行业战略转型注入新动力》和《田国立董事长:银行开始颠覆互联网》两篇文章,向我们讲解了金融科技对中国银行业产生的重大影响和提到了我行业内极为先进的金融科技系统“新一代核心系统”。如何用好“新一代”将是我们如何利用金融科技系统来挖掘我们日积月累的客户数据,用好“新一代”就是在用好我们沉积信息的财富。

信息时代追求的就是信息的收集、挖掘和再利用,而客户行为信息正被第三方支付所截留。比如客户消费行为信息,客户通过刷我行银行卡时才能看到客户的消费行为,若客户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消费,在客户流水上仅仅只能知道客户交易用于“消费”,那么在缺少客户最新的行为数据作为支撑的情况之下,就算我们“新一代核心系统”再挖掘,那么也仅仅只能从历史数据里分析出不符合客户当下的推荐商机。当许多年轻一代客户虽然办理了信用卡或银行卡,但是由于其在系统里除了最初时候的“门槛”数据外,其他后续数据不完全或者几乎为零,如果继续无法获取客户的其他行为数据,随着新的客户数据无法更新入库,老的客户数据逐渐丧失可利用价值,将影响我行对客户提供精准的金融服务。

最近几年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进军零售行业,阿里投资大润发,腾讯大手笔入股永辉、家乐福、海澜之家及步步高等,而网上也传闻4月1日开始在四省(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沃尔玛门店暂停使用支付宝,沃尔玛是京东第三大股东而且还是战略合作伙伴,腾讯是京东第一大股东。由此可见,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大零售主要目的不是靠卖东西赚钱,而是阵地的争夺,战线的拉开,从而达到获取低成本资金的沉淀和客户信息。如果有一天我们身边的大型超市以及互联网上的衣食住行等都被第三方支付公司占领,就算其不暂停银行业的支付平台,但是在客户买单时候收单员的“建议”可能就会让我们的支付平台形同虚设。一旦我们银行支付平台没有客户使用,那么客户消费行为信息我们将只能跟踪到“消费”而毫无利用价值。

未来已来,新型金融科技以及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冲击对我们银行业的机遇与挑战,更加要求我们必须综合优势,综合服务于客户,增加客户粘合度。通过“移动先行”和“大零售”获客的同时活客,不断地获取客户信息,通过客户动态的金融行为来支持我们提供可行的、可持续发展的金融服务。

留下一条评论?